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黑  

2005-09-07 16:30:57|  分类: 私密情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都好奇这样问我:妳所有的衣服都是黑的吗?妳打开衣柜是否全部都是黑色的呢?

 

多年来不住收到读者跟我谈黑的电邮,有的像找到失散的孪生姊妹一样,大叫我也爱黑爱到死,终于找到知音了。有的把黑推崇为“绝对洁净和美丽”,有的好言相劝说:“为什么只爱黑呢?妳穿其它颜色应该更好看。”有人说黑太沉郁了,有人说黑太神圣不可侵犯在它面前有点怕。有人说我的黑是“黑得太过份了,从未遇过的过份。有人说是我最自我的孤独。当然,有人认为我根本就是外星来的。我也这样想,也许叫做黑星,也许是克星。呵呵。

 

更有不少朋友偶尔会冒出来,带着不是语气凝重,便是不可思议的眼神告诉我:“昨夜,我梦到妳穿了一条有绿叶的碎花裙。”或者,“天,我梦到妳穿了一件火红的上衣。”通常我会打趣地回他们:“啊,你有本领找到这样的衣服,我穿给你看。”老实说,有点怕他们认真起来真的找到了,那时我该怎样下台阶?穿上碎花裙和火红衣的我,天,平生一次也没试过。

 

当然也不想有这么一次。

 

执了很多年教鞭,无论在大学里还是在孩童教育中心里,不论年龄性别的学生,忍了好几课,最终还是忍不住跑到我跟前悄悄问:“黑老师,妳是不是除了黑色的衣服外没有别的颜色呢?”啊,我又会打趣说:“是啊,你就叫我黑衣(广东话跟”乞儿同音)老师好了。”逗得小朋友吃吃大笑。

 

记得N年前,一个教授色心起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妳吧,将来送妳一件黑色的婚纱。”他以为投其所好我会心动,真不了解我。叫我心动的是黑,而不是婚纱,居然不知我是无法接受结婚的黑巫婆!

 

     我爱黑,对黑的要求相当高,黑的层次太纤密了,黑的可能性太大了,我不可能逢黑都爱。我能看穿同一片黑的多重层次,像把人复杂的心层结构看穿一样的锐利。黑,不靠看,是纯粹的感受。你必须本身是个黑洞,才能与黑同在。

 

当然,我也喜欢乐队Black的歌,尤其是1987年味道孤独的《Wonderful Life

 

某天翻开旧日记,发现1990年写过关于黑的文字:“最能力行对追求美的彻底疯狂,便是我对黑的溺爱。黑最有智慧,任何东西事物都可在它跟前展现,所以,它就是一切。本质是一切,属性亦是一切。但这个本质又是最难触及(impalpable),你永远不能摸透其最底深邃的那层。黑永远看透你,你却永远看不透它。黑就这样成了神。

 

    老实说,关于溺爱黑的原因,我从来没有刻意理会和深究,就像我从小自学读手相一样,却从不替自己看命运。黑就是黑,纯粹的黑是我的信念。不过去年一次做完治疗后,乘地铁回家的路上,突然闪过一剎强烈的启示:“我那么需要黑,就是因为想看到最强大的光。不是断黑的话,我无法见到最大最亮最震撼的光。

 

    原来我爱了黑那么久,其实可能是为活在光里准备地方。这个发现,叫我兴奋了很多天。

 

黑和光,从此更紧密地活在我的生命里。

 

        关于黑,到目前为止,我只能说这么多。

 

        真正的爱,从来不能言喻。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