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羽戈:在突围中消逝的大学之魂  

2008-11-18 09:16:36|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突围中消逝的大学之魂

日期:2005-07-14 作者:羽戈 来源:东方早报

  《逝去的大学》陈远/编同心出版社

    1917年1月4日,49岁的蔡元培先生乘坐马车缓缓驶进北京大学的校门。在接下来的一场极富震撼力的演讲中,他为现代中国的大学精神定了一个恒久的调子:“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学生进入大学不应仍抱科举时代思想,以大学为取得官吏资格之机关。应当以研究学问为天责,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必须抱定为求学而来之正大宗旨,才能步入正轨。”

    对学生如此定位,那也必然牵系着对老师,以及对大学制度的苛求。而惟有“兼容并包”与“学术自由”的风气,才能使得激情昂扬的宣讲不至于沦为流行的空谈。回望往昔,我投向实践家蔡元培先生的敬仰,却要超过那个学识渊博的讲演者——毕竟言说之易与践行之艰是最鲜明的对照,而蔡先生却真正落实了对中国教育的许愿。

    对一种精神的缅怀,或许构成了陈远编著《逝去的大学》的最大理由。

    一个事实是,国家的危难成了教育的幸运,如清华、燕京等大学的诞生,正依赖于西人的力量。不得不承认,这确实促成了中国现代大学精神的建构。吊诡的是,幸运的大学又必须承当起国家的不幸,政治与文化上的耻辱,使得博大的校园里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最终,“独立于政治”再度化为中国大学的奢望,马寅初出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时代,只会让蔡元培和胡适们惊恐失措。大学精神在短暂的蓬勃之后,又陷入惨重的沙化时期,无法自拔。

    近代中国的大学历史,就是一部“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突围历史。但这突围是失败的。也许今天的部分大学已冲破意识形态的严密罗网,但我们发现,它们所坚守倡导的大学精神,哪里还能映照出1917年蔡元培北大演讲的影子。政治的敌人未尝覆灭,经济的压力又兵临城下,而先人们召唤的大学之魂,却已飞散至九天之外。所以,我愿意——也只能——这样肯定《逝去的大学》一书的价值,在我们为当今大学的贫乏景象失望叹息的时刻,它从陈旧光阴里还原出一张鲜活灵动的大学面孔。而这又不仅仅是一张单纯的脸谱,它的背后,既潜藏着血液的流淌,又有着骨骼的支撑——前者是大学的理念,后者是贯彻这种理念的大学校长与教授们:从燕京大学到光华大学,从司徒雷登、蔡元培到胡适、梅贻琦。这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哀思的时机,一个怀念的理由,一种招魂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