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王昊:岂止“厚黑”传天下  

2008-07-03 10:01:33|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岂止“厚黑”传天下

王昊

 原以为陈远的新著《李宗吾传》是本厚重的大部头,却未曾料想只是本十余万言的小书,这倒令我颇感意外!比起坊间那些冠以所谓“厚黑学”之类的印刷品来说,一本十余万字的小书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单薄。不过,一部传记的优劣,毕竟不能只凭着字数来决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本书的传主李宗吾曾消失在学术的视域之外的。世人晓得李宗吾,多是因为他那独门的学问———“厚黑学”;而世人不能真正了解李宗吾,大半也是因了那门赫赫有声的学问,以致使人忽略了他在文化教育领域内的其他作为。

  在我看来,忽略一个人的历史似乎并非是一件多么要紧的事情,但误读一个历史人物的思想而至空耗其人的思想和学术资源倒是件可怕的事情。读了本书的“小引”后,这种感觉更见加深,而通读了全书之后,这种感觉则尤其强烈。

  按陈远所称,李宗吾是个学者、教育家、思想家,是被忽略的大师。但通读本书之后,首先得到的感觉便是,李宗吾是个实实在在的人。产生这种感觉倒不是因为他将“人人心中知,只是人人笔下不便写出”的“厚黑”二字大书特书,而是缘于他将自己的名字由“宗儒”改为“宗吾”之举。所谓“不宗圣人宗自己”,真是一语道破了千年以来所有中国文人的心结。历史上,除了春秋战国时代,中国文人们的性情较为开放而能有所争鸣以外,在此后的千年历史岁月中,文人们则大都蜷伏在王权政治之下,收敛性情,独尊儒术。即便是在“五四”以后,“当知识界相当多的人都在谈‘独立性’,都在号称‘独立思考’,以致‘独立’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口头禅的时候,‘独立’已经异化,已经恰恰成为随俗”的时候,那些主张思想独立的知识分子也不得不在精神上依赖某些不同背景的“圈子”。圣人独尊的时代结束了,但“宗圣”的风气依然如故。追求思想独立的人们并不能完完全全地保持自己辩证的怀疑与清醒的自省态度,最终还是要“宗圣”,而非“宗自己”。古往今来,特立独行者虽不乏其人,但将心底里那句“不宗圣人宗自己”喊出来的,恐怕没有几位。李宗吾做到了,而且对“宗自己”还有更为深刻地自省。“宗吾者,主见之谓也。我见为是者则是之,我见为非者则非之。前日之我以为是,今日之我以为非,则以今日之我为主。如或回护前日之我,则今日之我,为前日之我之奴,是曰奴见,非主见,仍不得谓之宗吾。”此种带有辩证色彩的认识应是不落当时先进思想之后的。

  作者讲,写作本传是要给传主“搭起一个舞台,这个舞台上的唱念做打的功夫,全要靠李宗吾自己来修炼”。其实,在历史的舞台上,李宗吾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角色,戏份虽然不多,却能让人过目不忘。不过,人们只记住李宗吾的“厚黑”是远远不够的。多亏了作者这本落墨不多,但资料较为翔实的小书,我们才能窥见“厚黑教主”的其他建树。比如他在科举和与科举相关联的书院制度寻找思想资源,主张“让天才优越的学生不受学年的限制,使其创造的天分得以充分的发展,同时把学校开放,使校外的学生也能参加考试”;同时鼓励私立学校发展,允许多种教育形式并存,以求打破教育垄断。

  作为一个思想者,李宗吾的肉身寂灭了,似乎除了“厚黑”,什么也没有留下。但作者还是在历史的尘封中注意到了他那些被忽视却又真实存在的思想碎片,并由此为契机,经过悉心的积累与搜集,从而以传记的形式重新勾画出一个比较鲜活的李宗吾。重要的是,《李宗吾传》延伸了思想者精神的存在。

   原以为陈远的新著《李宗吾传》是本厚重的大部头,却未曾料想只是本十余万言的小书,这倒令我颇感意外!比起坊间那些冠以所谓“厚黑学”之类的印刷品来说,一本十余万字的小书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单薄。不过,一部传记的优劣,毕竟不能只凭着字数来决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本书的传主李宗吾曾消失在学术的视域之外的。世人晓得李宗吾,多是因为他那独门的学问———“厚黑学”;而世人不能真正了解李宗吾,大半也是因了那门赫赫有声的学问,以致使人忽略了他在文化教育领域内的其他作为。

   在我看来,忽略一个人的历史似乎并非是一件多么要紧的事情,但误读一个历史人物的思想而至空耗其人的思想和学术资源倒是件可怕的事情。读了本书的“小引”后,这种感觉更见加深,而通读了全书之后,这种感觉则尤其强烈。  按陈远所称,李宗吾是个学者、教育家、思想家,是被忽略的大师。但通读本书之后,首先得到的感觉便是,李宗吾是个实实在在的人。产生这种感觉倒不是因为他将“人人心中知,只是人人笔下不便写出”的“厚黑”二字大书特书,而是缘于他将自己的名字由“宗儒”改为“宗吾”之举。所谓“不宗圣人宗自己”,真是一语道破了千年以来所有中国文人的心结。历史上,除了春秋战国时代,中国文人们的性情较为开放而能有所争鸣以外,在此后的千年历史岁月中,文人们则大都蜷伏在王权政治之下,收敛性情,独尊儒术。即便是在“五四”以后,“当知识界相当多的人都在谈‘独立性’,都在号称‘独立思考’,以致‘独立’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口头禅的时候,‘独立’已经异化,已经恰恰成为随俗”的时候,那些主张思想独立的知识分子也不得不在精神上依赖某些不同背景的“圈子”。圣人独尊的时代结束了,但“宗圣”的风气依然如故。追求思想独立的人们并不能完完全全地保持自己辩证的怀疑与清醒的自省态度,最终还是要“宗圣”,而非“宗自己”。古往今来,特立独行者虽不乏其人,但将心底里那句“不宗圣人宗自己”喊出来的,恐怕没有几位。李宗吾做到了,而且对“宗自己”还有更为深刻地自省。“宗吾者,主见之谓也。我见为是者则是之,我见为非者则非之。前日之我以为是,今日之我以为非,则以今日之我为主。如或回护前日之我,则今日之我,为前日之我之奴,是曰奴见,非主见,仍不得谓之宗吾。”此种带有辩证色彩的认识应是不落当时先进思想之后的。

   作者讲,写作本传是要给传主“搭起一个舞台,这个舞台上的唱念做打的功夫,全要靠李宗吾自己来修炼”。其实,在历史的舞台上,李宗吾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角色,戏份虽然不多,却能让人过目不忘。不过,人们只记住李宗吾的“厚黑”是远远不够的。多亏了作者这本落墨不多,但资料较为翔实的小书,我们才能窥见“厚黑教主”的其他建树。比如他在科举和与科举相关联的书院制度寻找思想资源,主张“让天才优越的学生不受学年的限制,使其创造的天分得以充分的发展,同时把学校开放,使校外的学生也能参加考试”;同时鼓励私立学校发展,允许多种教育形式并存,以求打破教育垄断。

   作为一个思想者,李宗吾的肉身寂灭了,似乎除了“厚黑”,什么也没有留下。但作者还是在历史的尘封中注意到了他那些被忽视却又真实存在的思想碎片,并由此为契机,经过悉心的积累与搜集,从而以传记的形式重新勾画出一个比较鲜活的李宗吾。重要的是,《李宗吾传》延伸了思想者精神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