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你也好久没有给我来电话”  

2008-06-12 08:32:10|  分类: 交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同事想采访李泽厚老师,问我李老师的联系方式。我知道李老师很久以来都谢绝媒体采访,所以打电话给李老师征求他的意见。

    电话一般都是李师母接,接通后,师母说:“你打来的真巧,他刚从外地回来,下飞机不到两个小时。”我赶忙说:“那让李老师休息?”电话里听到李老师说:“不用。”

   像往常一样,“你那边几点?”“下午6点左右,你们那里正好是早晨。”

   “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去外地(哈哈,电话是昨天打的,我记不住美国的州名,只好用外地代之。)做什么?”

    “我最近写了一个文章,他们那边邀请我去做一下研讨。”

     “现在还经常写文章?”

     “很少写了。”

    把话题引上采访的事情:“我们有个同事想采访你,行不行?”

    “你知道我是不喜欢采访的,谈来谈去都是老问题,我不喜欢重复。”

     我当然知道,去年做《论语》专题,我软磨硬泡地两三天,李老师碍不过,才勉强答应。可是一开篇就是:“我不想谈。”

    “就当和年轻人聊聊天嘛!”我不放弃。

     李老师笑:“你这是‘为人谋而不忠乎’啊,可是有什么好谈的呢。最近一个报纸也要采访我,我也拒绝了,可是他们事先在报纸上登出了采访我的预告,我只好答应他们可以用我以前的采访,也有你的,不知道他们登了没有?最好是没有。”

     最近有了女儿,很少留心其他的报纸,只好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有留心。”

    然后闲聊,不知怎么从西方的汉学界谈到了余英时先生的电话:“前一段时间余英时打电话来说***要退休了,接任的是个洋人。”

     “你们经常通电话?”我想当然。

       “也不经常,你知道我从来不主动给人联系,余英时一年大概会打一两次电话给我,跟你差不多啦,你也很久没有给我来电话。”

       我赶紧“辩解”:“我比余先生要频繁一些啊,上次给你打完电话后,第二天女儿就出生了,现在女儿还不到四个月。”

       “那要恭喜你,为人父了,会有不同的感受。”

       后来话题又一转,说到了李老师的两本新书,虽然都是旧文章的再结集,但是都有新的文章加入。我最近去书店少,都没有留心。赶紧问哪里有,去找来看。“你去找来看也好,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收线,去书店寻书去也。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