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厚黑教主李宗吾帮弱者卸下道德枷锁  

2007-04-11 17:3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厚黑教主李宗吾帮弱者卸下道德枷锁

新商报记者马晴川 2006-07-25
  近日,青年学者陈远的《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由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该书从思想史的角度研究李宗吾的“厚黑学”,并将李宗吾的一生经历融入其中。该书作者陈远表示,虽然过去也有学者为李宗吾作传,但这本书是以一种新的视角研究李宗吾。“厚黑学”是以一种很另类的视角解析历史,那么陈远是以什么样的视角来解析“厚黑教主”呢?近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陈远。
  马晴川:《厚黑学》在上世纪80年代一度非常流行,该书在刚出版时是否也曾风行一时?如何看这种流行?
  陈远:厚黑学的流行其实有三个阶段,在《厚黑学》刚刚出版的时候,当时的读者觉得“在沉重的精神压力之下,(读之)颇感轻松解颐”,以至于厚黑学一经发表就不胫而走,迅速传播。厚黑学的第二次的流行是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我在书中曾经引用了朱正先生在他的自传中他的一位朋友对于厚黑学的评价,当时的中学生对于厚黑学都喜闻乐见,可见其流行程度,其中我的觉得柏杨的一句话很有代表性,那就是人们觉得厚黑学是在“硬揭大人先生和鱼鳖虾蚧的疮疤”。第三次流行就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了。经历了文革十年之后,人们在长期压抑的状态中解脱出来。随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个人价值重新得到尊重,过去的那种“伪崇高”的所谓“革命理想”一下子被瓦解了。人们开始明白过来了,原来个人的权利也不是那么可耻,也是可以自己争取的。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人们开始对个人成功有了渴望,厚黑学因为通俗易懂,迎合了这种社会心态,一下子又开始浮出水面。但是确切的说,当时流行的各种版本的厚黑学大都粗制滥造,跟李宗吾最初的厚黑学差距是比较大的,比如说什么做官厚黑学、成功厚黑学之类的,这跟出版社一味追求利益有关,为了利益,一些出版社看到与厚黑有关的书就以为可以畅销,所以各种版本的厚黑学就出现了。这里面当然包含着对厚黑学的误解,但是这种流行也有它的积极因素,那就是让个人价值迅速地得到了张扬,虽然这种个人价值有些扭曲,但是跟过去那种个人价值被严重压抑的状态相比,还是一种社会进步。个人意识的觉醒,是厚黑学重新流行的最深层的原因。纵观厚黑学的三次流行,都是在经过了一段个人价值被极端压抑之后,这是值得深思的。
  历史总是不断被误读
  马晴川:李宗吾的名字是与“厚黑学”联系在一起的,厚黑学这三个字已经成了李氏的代名词,李氏不可避免地成了一个脸谱。你能为我们画一张李宗吾更为丰满的肖像吗?
  陈远:李宗吾的被脸谱化比较复杂,可以说是“成也厚黑学,败也厚黑学”——如果没有“厚黑学”,李宗吾可能被历史淹没了,即使有了那样一本书,他也几乎是被淹没的人物;但是又是有了“厚黑学”,他又被不可避免地误读了。也许这就是历史——历史总是在不断的被误读误写。我写《李宗吾新传》,就是试图为李宗吾画一张较为丰满的人物肖像。
  马晴川:此前有报道称李泽厚先生很关注《李宗吾新传》,是否有些事?
  陈远:在书没有出版之前,我曾经跟李泽厚李老说起过这本书,他当时就问我:“你想没想过你写这本书的意义?”我当时一下子没有答上来,现在书写完了,我想我可以回答李老的这个问题了。我写这个人,首先是这个人有意思,这个人感动了我。至于说意义,那是在读者阅读的过程中随着读者的不同理解会产生不同的意义,我想现在的读者们已经不需要写作者在书中给他们灌输什么意义了。还是在书没有出版之前,我曾经把书稿发给几位朋友,一位朋友在读完之后跟我说:“通读本书之后,首先得到的感觉便是,李宗吾是个实实在在的人。”我听了之后感觉很欣慰。历史人物首先要是人,要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大师也是人嘛。
  马晴川: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厚黑学流行一时却至尽香火不断,但早已与作者的初衷南辕北辙,其大多数信徒无可救要地走向了作者极力批评的一面。李宗吾是基于怎样的初衷写作这本书呢?
  陈远:1911年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两千年来的帝制,但是辛亥革命虽然扫荡了中华帝国可见的政治结构,但是并没有在实质上触动几千年来中华帝国赖以建立的不可见的基础。这种不可见的基础就是随着中国帝制延续了两千年的儒家文化。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中,儒家文化起到过积极的意义,但是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这种以道德伦理为价值本位的文化显然不符合要求。当时李宗吾觉得,“事事革新,应该有一种新学说出现”。借此来改造国民性,以达到先在文化上达到现代化,然后在实现制度的现代化等等。他当然还没有那种实现文化学术现代化的自觉,但是他这种想法,正好暗合当时的历史发展。
  马晴川:既然能写《李宗吾新传》,那么你对李宗吾的思想一定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你认为《厚黑学》到底是一本怎么样的书呢?
  陈远:理解李宗吾的《厚黑学》可以有两个角度,一种以为李宗吾写此书是讽世之作,持这种说法比较典型的是林语堂,他曾经说:“(李宗吾)著书立说,其言最为诙谐,其意最为沉痛。千古大奸大诈之徒,为鬼为蜮者,在李宗吾笔下烛破其隐。”而我则觉得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这本书,那就是从个人主义的角度来理解,李宗吾写此书时,尤其是厚黑学广泛流传之时,正是军阀割据民不聊生,掌权者往往以“道德”之名,行“厚黑”之实,此种乱世,道德往往成为弱小者的枷锁。而李宗吾发表“厚黑学”,是给弱小者卸下道德的枷锁,正视自己的权益。在这种角度上来说,我把李宗吾的“厚黑学”理解为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个人主义的奇葩。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