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图书馆,你什么时候能不让读者失望?  

2007-03-27 11:3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说话,自然是事出有因。原因出在个人最近在国家图书馆(以下简称图书馆)发生的一些小事。但是把这些小事放到公众领域来谈论,就不“小”,当然,我必须保证,我没有把自己的情绪放进去,这个,读者读后可以评判。

第一件,不关我的事情,是我看到的,在图书馆的办卡处。有位读者,大概以后不再准备用借书卡借书,来退卡。到图书馆办过卡的人,大概都知道,图书馆在给你一张借书卡的同时,还会给一张收据,作为收到押金的凭证。退卡的时候,要把那张收据拿出来,再把押金退给你。不幸的很,我看到的那个读者,他大概马虎,收据没有了。图书馆的答复是:“没有收据,不退押金。”这是制度,应该是无可指摘。但是,我觉得,如果没有押金,图书馆大概不会给哪个读者办读书卡,不是大概,那简直是一定的。那个收据,不单给图书馆多了一道手续,而且给读者增添了麻烦,一张小小的纸条,让你时时刻刻得惦记着。按照“顾客是上帝”的市场逻辑,这个收据是画蛇添足。我也听到当时有读者在底下说:“哼哼,霸王条款!”大概他也不满。不过,我不管他,我说的是我个人的意见,要是我的收据也不小心丢了,图书馆不退给我押金,我是接受的,我既然接受了这样的制度,就要尊重。但是,我觉得冤枉,因为这样的制度并不合理,为什么不能改进?

第二件,跟我有关。但是,我是不是借题发挥发我自己的牢骚?我可以肯定地说,不是。到图书馆办过借书卡的人,自然也会知道图书馆的借书卡分几个级别的功能,我说的是长期的,短期的不算。拥有第二外借是基本功能,还有一种功能就是可以查阅所有的中文图书,包括图书馆的保存本。还有一种是包括外文资料的所有图书,我外文不好,不太关心,但是跟我说的第二种级别的卡办起来的程序大概差不多,我没有问过。还算是好学,经常要查阅一些资料,那些资料算得算不得珍本善本,我不知道,但是,有很多我看得资料都是在图书馆的保存本室。麻烦就出在我这好学上,我第一次去,不太清楚还有这种级别之分,等到查资料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卡有些资料是不能查的。那好,尊重程序,去办。这一办,就出了麻烦。要办第二种级别的卡,要有职称、或者是研究生、或者是研究人员。还好,我的工作证还可以让我能够办上一张这样的卡。但是不得不等下一次带齐了证件再来了。我来回跑上两趟,这不算是什么的,我到图书馆在路上要花很久的时间,每次到图书馆查资料,我都在书包里放上一本不薄不厚的书,到了图书馆,正好看完,时间不算浪费。但是要是有人也像我这样有点好学之心,但是没有所谓的职称证明,那就算完了,就算你想学,似乎没有条件。这才是重要的缺陷,一个社会应该给想要自己做点研究的人尽可能的提供一点条件,而不是卡他的脖子,作为这一职能的承担者图书馆来说,责任尤其重大,不可不察。

第三件,还是我跟我有关,大概是我多事,但是我总觉得,只要是负责任的话,多说比不说好,多一事比少一事好,因为只有如此,才有改进的可能。话说我办好了卡,做好了准备,在图书馆的网站上查询了我要查阅的书,当然,是保存本。也就是说,图书馆这样书只有一本,也许是惟一的孤本也说不定。到了图书馆查询,工作人员让我等待,好像运气不佳,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要看的书没有。我说电脑上明明有怎么会没有?工作人员很客气:“我在帮您查查。”一会儿,她回来了:“有,但是不知道在哪个位置。要清查之后才能给您答复。”她大概没有碰到过像我这么穷追不舍的人:“什么时候能给答复?”当然,她还是很客气的给我解释:“图书馆每年都要清查,这要涉及到好几个部门,我不能给您明确的答复,或者半年,或者一年。”天哪,幸亏我是生活在北京,要是我从外地赶来,专门查这个资料,这样的人应该不少,面对这样的回答,我会怎么样?而且,更重要的是,既然是保存本,就是有可能是珍本善本,不知道放在什么位置这样的回答,多么不负责任?!要是没有了,那它会跑到哪里去?这,大概就是不是我一个人的遭遇了。在这一点上,我倒是觉得北大档案馆值得图书馆学习,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北京大学的时候,北京大学竟然在档案馆找到了尘封多年的连战先生母亲的学籍档案,当然,希望北大档案馆对于其他想利用档案作点研究的人也有这样的热情,那就好了。虽然这样说,有点讽刺的味道,如果有人看了,不单单把它当作是讽刺,而是看成是希望这些机构能够改进的动力,那,才算是接近我的本意了。毕竟,文化机构不是衙门,不能太官僚。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