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代通人许倬云  

2007-03-26 08:5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顾当今汉语史学界,可以称得上大师的,寥寥无几,就任于美国匹兹堡大学史学系及社会系的“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许倬云无疑是可以当得起这样称呼的史学家。他历时三年写就的《万古江河》甫一问世,就受到了史学界内外的极大关注,对于相对低迷的汉语史学界来说,殊为难得。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在这本叙述中国过去几千年的通史性著作中,许倬云放弃了以前通史叙述帝王将相家谱的模式,把重点放在了平民生活这一层面之上。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未必都是皇家贵胄的后裔,要了解“我们从何处来”,这样的视角无疑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更为清晰的答案。同时这样的叙述也让历史爱好者们耳目一新:原来历史还可以这样写。

    虽然说品尝了一个美味的鸡蛋,没有必要去参观那只下蛋的母鸡。但是这样一位天才史学家的成长,无疑让人深感兴趣。1948年,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重大关口。那年一年底,18岁的许倬云正在面临的高中毕业,就跟随父母去了台湾。理所当然的,许倬云开始在台湾接受他的大学教育。当时的台大,在校长傅斯年的召集下,云集了一大批从内地撤到台湾的北大、清华、中央大学的大教授。许倬云的大学时光,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初到台大之时,许倬云考的本来是外语系,不到两三周,傅斯年校长找到他,直截了当地跟他说:“你应该读历史系。”因为许倬云的入学考卷给他的印象很深,数学是满分,国文卷子和历史卷子则被阅卷老师直接推荐到傅校长那里。到了二年级的时候,许倬云在全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傅校长又把他找过去,跟他说:“你好好读历史系,将来你到史语所来帮我。”许多年之后,许倬云回忆起那一段时光,还对傅斯年感念不已:“他老人家的样貌,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我学历史,要说受了谁的影响,那就是他老人家。”

    如果说是傅斯年把许倬云引入了史学之门,那么许倬云之后的际遇则足以让人羡慕。在台大,“考古学我是跟李济先生学的,跟李宗同玄伯先生学了古代社会,董彦堂作宾先生教的是商周的甲骨文……当时我跟这些老师的联系相当密切,不单单可以在课堂上承教,还可以到他们的研究室随时请教。有些老先生不愿意出门的,就让我到他们家去讨论问题。”去年我在南京和许先生聊天时,他这么告诉我。

    后来,许倬云又到了芝加哥大学读书,芝加哥大学是韦伯理论的接受者和大本营,他到那里的时候,韦伯理论刚刚传到那里不太久。许倬云在那里读社会学的时候就开始注意到中国的文官制度,因为这是韦伯理论大的系统中的一环,而他的指导老师Blau先生所从事的就是中国文官制度的分析,从那时候起,许倬云开始注意到韦伯谈到的官僚和中国文官制度的基本差别。

    对于历史,许倬云有这样的认识:“我是拿历史当材料看,拿别的学科当工具看,这样我就可以用各种工具处理材料。”这样的认识,使得许倬云具有了通人的气象,这种气象,在费正清之后,我只在许倬云身上看到了。

    七十多年读史阅世,成就了今天天才的史学家许倬云。面对他的著作,你如不是仔细读读,真是可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