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黑的博客

素黑黑洞

 
 
 

日志

 
 
关于我

素黑 香港著名心性及情感治疗师作家,文化研究硕士,注册临床催眠治疗师,国内知名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治疗客人来自世界各地,著有《放下。爱》、《一个人不要怕》、《在爱中修行》及《两个人的孤独》等。 个人网站:www.blacksoblack.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都曾放下一切出走,那年,他16,我28  

2011-08-10 16:39:00|  分类: 文化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者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半自傳小說《天上大風》推出了,大力推介。

替他寫了一篇我很喜歡的序言,在此和大家分享。我们都曾放下一切出走,那年,他16,我28 - 素黑 - 素黑的博客

行者:孤独里呈大气

素黑  2011年4月10日於香港

 

2008年,认识了行者。那年,他23,我39。

 

我们都曾放下一切出走,那年,他16,我28。

 

他没有长大,我没有长大,可我们在成长。

 

认识至今,他一直在浪流,追随内心的呼唤,把最珍贵的青春押上去。

 

出走是他和我修行、出家和安家的共同点。他说:“心安处便是家,外逐无非更替。”我说:“离家不过是回家,哪里感到安心,哪里就是家,流动好,停留好,无须执着。”

 

他曾跟我分享他出走的点滴:“在石家庄的一个农村,白天打发时间,晚上坐在村外的田地里看星星,思想宇宙,人生,个体,社会,历史的关系。没有答案……早期的流浪曾把自己绑在树上睡觉,在东莞走去深圳的路上基本都在附近村民的坟墓边借宿过夜,在无人区和沼泽地几乎绝命,遇到一个酿香水的人,还曾借宿一户农家帮他们一起接生小猪。种种事迹,其实生活和野人无异,若无食物随缘而取,若无住处有安全的地方便睡。”

 

以手代枕,踏遍天涯,以浪流的方式历验生命,保存童真。我羡慕行者,男人独行总比女人方便和自由。我常想,假如我是男人,我不会是个作家。

 

那年,行者用一首歌的最后一个字,决定了要出走的城市,就这样走了很多年。类似的出走方式,似曾相识。20年前,我和Y在早餐桌上,轮流说出两个字的地方名,最后选了最喜欢的名字便出发,穿过超越时空的树洞,发现别有天地的破码头。18年前,我带了照相机,跟面前的C说:给我一个脑里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地方名吧。他说了,我欣然出发,发现安睡半山的墓地,拍了很多安魂的照片。14年前,心里跳出英文字母B,于是选择开往英国南部海边小镇Brighton的公交车,经历了前半生最重要的改变。

 

行者是我的心灵挚友。跟我靠近的心灵挚友,大概都拥有两个特点:一,跟尺八有缘,二,还散发着童真,没长大地成长着。行者笑我看来像二十多岁的女孩,我确实觉得自己越来越年轻,已回到19,大概还要退到9。他说自己在成长,却在人群的社会里丝毫不懂人情世故:“说自己年轻,可现在已经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还有许多时间可以浪费和挥霍的少年。但这颗童真的心是天性,学多久怕也是难以忘却的,忘形时总不免有小孩子的一面。”

 

2010年他当国学杂志的编辑,替我做了一次深度专访,两个小孩一起深谈关于修行、尺八、孤独和爱欲的人间事。他最后引用了《无量寿经》说:“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嗯,不正也是素黑式的自爱信仰吗?我们平时不多话,能交心,正因为我们都深切地明白尊重安静和孤独的神圣。

 

大概行者和我都一样,深感说话和文字太虚弱,无法表达出走的宽度和空静。要用文字把半生经历记下来是艰巨和孤独的工程。他花了五年时间写成这本半自传小说,大概也是不得不停笔,不然没完没了无法对自己交待,反正浪流的路还在一直走下去。而我却还没开始写,只想靠近更单纯的音乐。文字就是思想,思想难免太复杂,纯粹一点可以吗?可以的,于是,我们更多是分享尺八和古琴。在国内,行者是我认识的尺八朋友中,最单纯地爱护和尊重尺八的人,吹完尺八会微笑,心满满的样子。第一次见面,在北京,他带了尺八来,我们几乎没说其它,反正什么都不够重要,我干脆给他吹我的长管黑尺八,他也用他的松韵尺八吹了一曲《虚铃》给我听。我们还即兴交融了一阵子,单纯得像两棵竹子的相遇,遗忘时间、遗忘地方、遗忘对方,遗忘自己,只剩下竹子和声音的共振。因为尺八的纯粹,因为我们愿意保存尺八的纯粹,我们变得更纯粹。

 

他常说:“我想回到山里去。”属于原始,跟城市无关,难得单纯的幽人,活在这个复杂的世代,确实有点不思议的时空错置。一心只想着修行、出家和中华传统文化。他偶尔有传诗集给我看,有传尺八音乐给我听,还说也许以后可以教我一直想学的古琴。雖然宁愿远离人群,对世俗人情并不关心,但异于一般粗心自我、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行者待人接物温暖和细心。少说话,多用心,懂得照顾朋友。怕我人在异乡又是迷路狂,他会确保我安全回旅馆才离开;下雨了,他会在电话温柔地叮嘱我要打伞,小心认路。我笨手笨脚时,他会在旁替我照顾好尺八。对这个超现实的年轻人,暗里我一直怀着心愿:希望他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单纯,希望大家别只把眼睛放在他干净的外表和传奇的故事,正如也别把关注放在我的黑上一样,我们不过在诚实地活着,分享生命的单纯和美好。我们都需要私密的空间,跟安静在一起。可是,我和他一定程度都活在被标签的媒体世界里。某次我们感慨媒体文化的浮躁,他说:“我不大喜欢标签和定义,因为城市中一切都很快,忽略一个人很容易,认识一个人也很容易,但是认识对一件事情和一个人很难。我希望这样表达自己:我是一个吃喝拉撒的人,从生到死扬起又落下的灰尘,和任何人都一样。只有在修养自心的时候,我才认为自己是一个衣食住行的人类,一个且行且歌的行者。”

 

进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不容易,行者要分享的,是他对生命、理想和单纯的敬爱,而不是他的个人标签。他的传奇,来自一股属于生命的,超越年龄、性别、思想、国度的干净能量,属于出走的勇气和修行的谦逊。别人也许看他很自我,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看到的行者,却是在小我里怀大气。一直记着他曾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没必要担忧现在,放眼看现在不过是几十年人生其中一小步,这样也过不去的话怎能走下去?该来的自会来,先做自己随性想做的事。”

 

孤独乐活并不难,胸怀大气却不易,需要单纯的心,边修边行。行者的修行人生,孤独里呈大气。

~完


關於《天上大風》

 

一个行者的流浪人生

 

一个少年诗人,在他16岁生日那天,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只带了三十多元钱独自开始流浪。5年间,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越南、尼泊尔,做过各种艰辛的工作,睡过街头、坟墓边、荒野,也尝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他叫行者,他的经历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被称为“大时代边上的人”,《环球时报》英文版、《CHINA DAILY》、《新周刊》、《南方都市报》、《环球游报》港澳版、旅游卫视等数十家媒体争相报道。

 

日前,行者用五年时间写就的半自传小说《天上大风》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它不仅是一个少年的流浪故事,更是一部心灵的成长史。书名“天上大风”,据悉出于日本良宽禅师的一幅书法。行者认为:人类天生有一种对自由、真我的追求和渴望,然而当处身于繁杂的世事中,这种本能又常常被忘记了。所以,他在《天上大风》的引言中说:“一切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当我在仰望长天的时候,都在大风里面,随生随灭,风过如梦。”

 

香港心性治疗师素黑和作家春树为这本书倾情作序,素黑曾这样说起行者:“行者是我的心灵挚友。他的传奇,来自一股属于生命的,超越年龄、性别、思想、国度的干净能量。”春树则说:“他野性未驯,颠覆了我关于真正生命和生活的概念。最可贵的就是他独立自由的人格和理想主义者的纯粹。”此外,《空谷幽兰》作者、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背包十年》作者小鹏,《旅游卫视》总制片人刘航,“多背一公斤”公益创始人余志海也都合力推荐这本书。

 

如今,行者穿着草鞋、汉服,吹奏古老的尺八、练习古琴,仍然游走在世界各地。对他来说,人生的行走的意义是找寻真我,并将分享给更多的人。“相对于做一个作家或艺术家、旅行家,他更愿意做一个自立立人的行者(摘自《新周刊》)。”

 

——真正的行者,不在于走过了多少地方,而在于成就了多少次全新的自己。希望这样的一本小说,不仅能点亮读者们内心的勇气和对未知的探索渴求,更能为读者带来一份宁静与豁达。

 

  评论这张
 
阅读(10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